16岁双煞杀运将抢到700元残忍弃尸

2020-08-08 分类:关注健康 作者:

云林县西螺镇两名16岁辍学少年,因没钱花用,上周四竟预谋劫杀计程车运将。两人用尖刀和铁管兇狠围杀运将,只到手700多元,犯案后弃尸浊水溪畔。警方调阅监视器画面,昨逮捕两少年,找到运将遗体,宣布破案。
两名少年一人姓刘、一人姓林,到案后辩称因车资问题和运将口角互殴,不慎将人打死;警方立即戳破谎言:「你们事前在斗六市街上闲晃,明明有机车,为什幺还要叫车?根本是预谋。」两人才供出实情。今天是死者头七,警方说:「冥冥中自有天意。」
16岁双煞杀运将抢到700元残忍弃尸

检警和法医在弃尸地点勘验计程车运将郑峰宾的遗体,发现郑被乱刀、乱棍杀害。李政远摄
预谋犯案电话叫车
无辜被害运将郑峰宾的遗体,昨晚在西螺镇刘姓少年家附近的浊水溪畔堤防草丛发现。检警初步勘验,郑胸口、背部多处刀伤,头上被钝器敲击多次,研判流血过多致死,真正死因仍待相验查明。郑的家属看到亲人死状悽惨,在场下跪痛哭失声。警方调查,刘、林两少年是国中同学,刘是阿嬷隔代教养,林的父母早年离异,平时就住刘家,两人偶尔打零工,最近因没钱,刘提议抢计程车。上周三深夜,两人从西螺镇共骑机车到斗六市找作案对象,在街头游蕩到隔天凌晨2时30分,才到斗六市后火车站便利商店前,打公用电话到斗六计程车行叫车,表示要到土库镇马光厝。
16岁双煞杀运将抢到700元残忍弃尸
涉杀害计程车运将的刘姓和林姓少年遭警方逮捕。李政远摄
清洗车上血迹灭证
当时车行值班的郑峰宾开车抵达,但仅刘姓少年上车,林则骑车尾随。刘表示要去马光厝找朋友,若找到朋友,后面骑车的林就不用上车了,所以郑峰宾不以为意。车到马光国小附近,刘佯称去叫朋友,换林上车;这时刘偷偷发简讯给林,要林动手,但林不敢;之后刘又向郑佯称转到土库街找朋友,途中并再发简讯要林动手,林仍不敢下手;等车到了土库街,两人又以找不到人为由,要求郑将车开往刘的西螺镇住处。这时已凌晨3时许,计程车已绕了近80公里,抵达刘家前,刘佯称要下车拿钱,郑峰宾则下车透气,刘即掏出预藏的水果刀,从后面靠近,猛刺郑胸口一刀,郑拔起刀子欲反抗,刘抢过水果刀便朝郑乱刺十几刀,林则捡起地上铁管猛敲郑的头,两人合力将郑杀死后,忙着搜括财物,却只在郑皮包及车上找到700多元。
16岁双煞杀运将抢到700元残忍弃尸
郑峰宾的亲友在弃尸处看到郑死状极惨,下跪痛哭。李政远摄
两人行兇后,由林开车将尸体载往刘家附近浊水溪堤防边,两人将尸体丢弃到附近草丛,用杂草掩盖,再将车开回刘家,等天亮后清洗计程车和机车上血迹,再将车开到距尸体约500公尺的河床弃置。郑峰宾出车一夜未归,车行又联络不上郑,于是报警;郑的两个女儿打电话找不到爸爸,也向警方报案。上周六上午,有农民发现河床上计程车停了两天没动,相当可疑而报案,警方赶到河床,见到郑峰宾的计程车,立即展开调查。
夜夜梦到死者索命
警方过滤沿途监视器画面和通联记录,发现刘的机车曾尾随计程车,昨早警方再到弃车现场採证时,发现刘骑车在附近徘徊,便到刘家逮捕两人。两人到案后供称,杀人后很不安,夜夜梦到死者讨命,因不敢靠近尸体,才每天回到弃车地点烧香拜拜,也到庙里求神明原谅。警方指出,郑峰宾原本在北部开大货车,三个多月前才回故乡开计程车。斗六车行老闆说,郑温和勤劳,为了增加出车机会多赚点钱,主动排大夜班,平常话不多,很少提私事,只知他离过婚,在车行附近租套房,没和两个女儿住。听到同业遇害,在斗六火车站排班的许姓运将说:「若遇到看起来怪怪的客人,宁可不载。」
未满18岁不得判死
16岁双煞杀运将抢到700元残忍弃尸
国立中正大学犯罪防治研究所长郑瑞隆表示,这两名背景相近的少年既没大人管,又中辍无业,是典型的「危机少年」,只为劫财就杀人,丝毫不觉手段残忍,事后才心虚猛拜拜求心安。云林地检署主任检察官蒋得龙指出,杀人可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10年以上徒刑,但未满18岁犯罪不得处死刑或无期徒刑,故即使预谋杀人,也只能判10年以上徒刑。
新闻来源:苹果日报
上一篇: 下一篇: